景佑旧事

人懒,手残,没文笔。
我萌的最虐的cp永远都是下一对😂
ooc与脑洞并存,
渣文共视频齐飞?
爱一对cp就是一起爱两个人ฅ( ̳• ·̫ • ̳)

我曾以为我吃过最冷的,但能当我本命的cp是盾叉……
后来我吃了威声……
太tm冷了!
蹲在北极圈瑟瑟发抖

求推文

占tag抱歉(>_<)
最近补了超人一号地球后疯狂想磕一号地球背景的文!!!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QAQ什么文都行!!段子都行!!我爱死一号地球那只酥皮了!!!
以及有没有人写过多世界超人聊天体之类的orz以前看过多世界老爷聊天室想知道有没有超人的orz
还求bvs背景的同人!!!
妈呀这对怎么可以这么美好……[躺平]

本片又名《今天展猫领便当了吗》or《小白打戏合辑x》

大致是两人在西湖初见之后因为猫鼠名号打了一架【x

然后正过二人世界呢出事了,展昭回开封,走电视剧情节披马甲开小号,小白还在江湖。

展昭出事前支走小白,所以小白听到消息时已经晚了。

之后就是小白杀尽四方为猫报仇(?)

结尾由于up懒得再变灰所以开了三个脑洞

he可以是展昭没死两个人又在一起了

be就是最后全是小白回忆,猫死了食言了

还有一个细思恐极的是小白重生,遇见了还不是御猫的展昭,但是那个展昭也是重生的,双重生x,可以接一个·互宠文了【x

 

疯狂地求弹幕求评论【卖萌打滚GIF

故事大纲+后续:

接电视剧结尾,去了襄阳  

两人合力破了冲霄楼,小白中毒受伤,昏迷不醒。  

皇帝深知,庞家,以及襄阳王一倒,就是包拯一家做大,即使他代表朝中清流之派,也不可保证未来……  

而展昭,周旋于江湖,庞家,襄阳王,以及包拯之间,无论哪家胜出,终是绕不过他。      

是警告,也是必然  

展昭再一次跪在狗头铡前,这一次,没有恩旨,也无人来送他。  

他没能马革裹尸,也不曾坠入铜网,却是死在了朝廷之中。  

后悔吗?  

“做内应的,是沈仲元,
  夜探冲霄的,是沈仲元,
  和白玉堂一起盗盟书的,还是沈仲元。
  这一切的一切,和他展昭又有什么干系?”
  陷空四义不知道,丁月华不知道,白玉堂……更不会知道。
  “展昭死了。”
  白玉堂由昏迷转醒后,别人告诉他。
  “可惜了。”
  “沈大哥呢?”
  “他?襄阳事后就走了,说要继续过浪迹江湖的日子。”
  “可惜了。”
  白玉堂又说了一遍。
  无悲无喜,无嗔无怨。
  他们说白老五变了,不再冲动,也褪去了桀骜狂放,一双墨眸深似古潭。
      锦毛鼠的故事,终结在冲霄楼后。
      后来只听说白玉堂辞官归隐,一人一剑,走遍塞北江南。

 

 

依旧卖萌打滚求弹幕评论小红心(づ ̄ 3 ̄)づ

 

想问问有没有哪部剧里真的出现了冲霄楼的镜头😂😂😂
感觉虽然一直在讲违章建筑却没见哪部电视剧拍过😂😂😂
来自一个想剪违章建筑的小透明(*'ε`*)
占tag抱歉

我最喜欢的猫鼠配置可能没有之一

小透明随意剪剪QAQ

求弹幕求评论QAQ

忽如故人归(4)

注意:

  灵魂伴侣梗,有二设

  没有逻辑!!!

  两人性格有个人理解以及喜好掺杂orz

  如果ooc请务必指正orz

  前方有一大盆狗血来袭!

  壹

  次日一早展昭就向包拯说明一切,包拯眉头紧皱,道出此行查访,幕后推手却是太师庞吉。

  此后又有几次不大不小的偷袭,不过是些杂碎喽啰不值一提。待会到汴京折子一递,该赏的赏该罚的罚,白玉堂因布衣之身,几次三番救下朝廷要员之故,还是封了御前四品护卫,钦令保护其义兄颜查散。

  所以等到展昭带着上好的梨花白前往白府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白玉堂那日正巧当值,身穿大红色四品武官服,骑着高头大马,腰系美玉,斜挎宝刀,好一个翩翩少年郎!展昭有心吟两句诗应景,奈何万千语言卡在喉中只能吐出一句:“五弟。”

  贰

  白玉堂在等。

  自那晚以后,他一直在等展昭的解释,丁家湛卢失窃,二爷兆惠又下落不明,茉花村现在一片混乱。襄阳王暗中招揽武林好手也算不上秘密,整个朝廷,似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所以白玉堂在等,他知道展昭一定明白什么,不然不会不再带着清明。可是后来两人各自忙碌,好不容易回了京城,他又进了公门,各类应酬酒宴人情往来,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下子连白五爷都过不了清闲日子,几乎没有单独见面的机会,而今天,白玉堂下马笑着同展昭打招呼,眼神一晃,刚好看见那把清明。

  这次谁也没有多喝,展昭解下清明放在石桌上,白玉堂拿起仔细观瞧,轻轻一拔——

  “好剑!”白玉堂赞道,在手上细细把玩,“展大哥从哪寻到的?”

  “故人相托罢了。”

  “五弟可知,数年前江湖第一对剑,清风明月?”展昭手中把玩着白玉酒杯,见对面人眉头一皱,又道,“清风明月中的清风长剑,正是令兄,白锦堂白前辈的佩剑。”

  “当年白前辈因这清风剑法清风剑而闻名江湖,有了清风剑客的名号,也正因这清风长剑而被牵连。”

  “发生了什么?”白玉堂想起兄长早逝就是因为旧疾未愈,又忆起白锦堂书房暗格里那柄断刃,忍不住问道。

  “这把清明,是用昔年清风明月断刃铸成。”

  展昭只是拿起巨阙,拉开复又合上,“上古神器,其实大多失传,如今留下的,也是仿制为多。”

  “包括你的巨阙?”白玉堂恼他避而不答,挖苦一句。

  “包括我的巨阙。”展昭点头,“不过就算是仿制,也是用百年玄铁铸成,相传百余年。湛卢亦是。”

  “现在江湖盛传,襄阳王在招揽门客的同时,还在大肆收集名器。”白玉堂疑惑,又听展昭道,“剑如湛卢,刀似新月,如今皆在襄阳王府,这把清明,若非巧合,如今也该在王府里。”

  “清风明月,干将莫邪。”

  叁

  一夜无话。

  两人心里都装着事,却是可惜了那梨花白。

  之后白玉堂南下祭祖,展昭北上查案,一个寻不到清风断刃,一个听了桩陈年旧案,待回了汴京再见,只能闷声饮酒。

  世人皆传,干将莫邪是始皇佩剑,藏着惊世之谜,每五百年一出世,出则天下大乱,听着不祥,却含着“得此剑者得天下”之意。

  这些在五爷看来都是无稽之谈,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事,哪有那么玄乎奇妙?但数年前,有人声称自己得了干将莫邪,之后江湖尤其南武林一派混乱,雷堂被血洗满门,黑风寨一夜白骨,无论是武林正宗还是歪门邪道,但凡和干将莫邪扯上关系的,无不惨死,一时间人心惶惶,或退隐避世,或逃亡他乡。

  就在这时候,另一个传言开始兴起,说那干将莫邪不过是个假货,真正的干将莫邪早就改名换姓另择明主“当神器没有灵性不成?”。

  而真正的干将莫邪,就是当年江湖第一对剑,清风明月。

  展昭始终猜不透这剑究竟藏了怎样的玄机,单从外观看,清风明月完全不像对剑,它们完好无缺,彼此独立,剑气逼人,都是出世的好剑。

  ——可惜了,终是不曾见过双剑合璧的盛景。

  “我还是觉得荒唐。”白玉堂坐在酒楼雅间里,兄长遗物被盗,他自然愤怒,连带着看清明,都有些说不上的复杂。

  “为那传说?”展昭心里也没好到哪去,北上一路打听,牵扯到当年的人,不是隐姓埋名化为沧海一粟,就是早已黄土白骨抛却红尘烦恼,而他师兄慕容,又寻不到踪迹,仿佛彻底失踪了。

  “难道你信了?”白玉堂下意识地敲着酒杯,“什么干将莫邪,得天下的,他襄阳王真想造……”忽的想起隔墙有耳,忙打着哈哈扯道,“喝酒,我一直觉得这儿的竹叶青不错,展大哥你尝尝。”

  ——全然忘了今日是展昭做东请他来的。

  展昭知他心里不痛快,笑了笑,取出一物道:“过些日子就是五弟寿辰了,算来我那日不在汴京,先将贺礼奉上,还望五弟笑纳。”

  白玉堂心中失落一闪而过,接过一看,是把匕首,拔开一看,只觉刀锋冷冽,寒气逼人,又见上刻“不离”二字,随口道:“展大人不会是把哪位红粉知己的信物赠与白某吧?”

  “怎么会?”展昭失笑,“这是家父手泽,上次在通天窟时,五弟不就见过吗?”倒是隐去了这把匕首的含义。

  “那倒是多谢展大哥了。”白玉堂也不知怎么了,顿时心情好了一半,立马收起不离。

  两人把酒言欢,不觉间,又是月上梢头。

  ——TBC——

  阴谋果然简单粗暴没智商QAQ干将莫邪后面会有的,清风明月不是干将莫邪QAQ

  人物性格再一次全线崩盘我好绝望啊QAQ

  不离就是展昭娘亲让展昭以后送给灵魂伴侣/心上人的呀~现在是双箭头无误了!

  下一章大概就是违章建筑了!不过肯定he!

  求小红心和评论QAQ哪里不好一定要提出来QAQ小透明心里苦QAQ

不得不说,言情百合或搞基,黑金就是会BE
以及那块表其实很早就坏了,停在了他们相遇的时候
大哭JPG

胡言乱语

昨晚看完电影哭死了QAQ
一系列胡言乱语+脑洞

五天有多长?
于神明不过弹指一瞬,
于他,已是半生。
原来五天足够塑造一场传奇,
原来五天足够见证一场爱情,
原来只有五天……
竟然……只有五天……

昏暗的灯光,悠长的歌曲,氛围刚刚好,
他们起舞,看着雪花飘落,
——是否也算共白首?
那天夜里静悄悄,阁楼亮了一夜的灯光。

Steve曾想过,等战争结束,等他老了,他一定要写一本回忆录,说他遇到了一位天使,无论那时Diana是否在他身旁。
想到这他被自己逗笑了,又漫无边际地想着如果他向她告白求婚的话是不是要按着某种神秘的古希腊方式之类的,如果他们有孩子——这个想法比较可怕,他想着Diana的战斗力。
不过会有这一天的吧,早上起来,看看报纸,一个早安吻,纵使不能一起变老,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Diana曾期待过,等Ares死了,战争结束了,Steve会带着她走过哪些美景,冰淇淋的确是世间美味,她还想再尝试一次。
——然而Steve终究是没机会去写回忆录了,
那万水千山,终究是她独自走过。

“难道一副眼镜就不会让她成为街上最美的人吗?”
一百年前艾迪翻着白眼问。
“难道只要一副眼镜就能让Batman分不出Clark和Superman吗?”
一百年后Alfred故作惊讶。

ABO打开
Diana把人从海里捞起。
“You are Omega.”
年轻的Alpha一脸兴奋x
装B的Steve一脸崩溃。

如果Kal没有遇到Kent一家,
如果Bruce身旁没有Alfred,
如果Diana没有遇到Steve,
如果他们没有在黑暗中看见光明,
还会有三巨头吗?

强行吐便当的方法:
Steve天赋异禀,从他作为第一个冲破天堂岛结界的人就能看出来,所以那场爆炸又冲破了某个结界,把他炸进去了。
多年后正联一次任务中也炸了这个结界,两人重逢,这次,换做Diana教Steve怎么适应21世纪了。
或者他被哪个灯戒选中也成灯侠了?xxxxx

女王姐妹这对百合好吃OVO
鲁登道夫和博士也蜜汁带感OVO

【猫鼠】忽如故人归(3)

注意:

  灵魂伴侣梗,有二设

  没有逻辑!!!

  两人性格有个人理解以及喜好掺杂orz

  如果ooc请务必指正orz

  本章有原创角色

  前方有一大盆狗血来袭!

  壹

  展昭听到下人报上名字时心中惊喜交加,连忙赶到院中,见一着青布长衫的男子,衣料华贵,比起侠客,更像个富商。

  “师兄?你来怎么不先写个信给我?”

  ——来人无他,正是展昭的师兄,昔日的逍遥公子如今的昆仑派下任掌门,慕容。

  “想来就来了,那顾得上这些,”慕容一笑,打量展昭一番又道,“听闻师弟得了官职,晏老头要我一定过来瞧瞧这吃了皇粮,有什么变化。”

  “有劳师父挂念了,一别数年,师傅师兄可安好?”

  “能吃能睡能喝酒,哪里都好,对了,我带了晏老头酒窖里的玉楼春,要不要尝尝?”

  “师兄你又偷酒……”

  “胡说什么,酒这种东西,算偷吗?那叫缘分。”

  展昭无奈,心道你这套说辞用了十几年也不嫌烦,又引人来到后院,摆上酒席。

  两人谈着别后事情,不觉间已是掌灯时分,展昭终于忍不住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什么……”慕容刚想否认,抬头见展昭脸色严肃不是玩笑,索性放下酒杯叹道:“这么多年,也瞒不过你。”眸中带着几丝怀念。

  “师兄也没想着瞒。”只除了那一件。

  慕容不知想到了什么,笑道:“我听说,自你当官以来,挺不受江湖待见的。”

  “习惯了,左不过下战书,或是言辞羞辱,我又不在意。”昔日江湖好友如今一个个恨不得断袍绝义,好像那样才对得起他们江湖身份一般,展昭先是不明,后有觉得心寒,如今懒得理会,巨阙还不曾败过,足够了。

  “行了,我还不知道,”慕容饮酒,大笑几声,“他们哪是在乎江湖风骨啊,羡慕你是真啊。”

  “学得好武艺,报效帝王家。世间俗人万千……”

  “江湖与朝廷,又何时分开过啊……”

  无论是江湖哪路豪杰,纵使是剑仙刀圣,在金銮殿下,不过一句罪民而已。

  慕容解下腰间宝剑递过去,展昭接过,只看了一眼便惊道:“这!这是明月?!”再一仔细观瞧,才发现虽大致相似,细微之处总归有所差异,剑身刻着清明二字,但这材料原石,却是与明月剑相同。

  “那年清风明月双剑被断,不是……”

  “这是清风明月断刃铸成,两个月前我清理门户时找着的。”慕容看向那把剑,“我早该知道,昆仑也不是个清修之地。”

  “当年那堆烂账,就没结束过。”

  贰

  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

  白玉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丁家的人对上。

  在这个离茉花村千里的地方。

  颜查散奉皇命来此处治理洪灾,开封府是为了查牵涉朝廷大员的太守一案。临行前展昭还找他抱怨几句,说这种事怎么也归开封府管,大理寺是吃白饭的不成。白玉堂白眼一翻,说你展大人不也是吃皇粮的?整日的游手好闲。只字不提自己要陪着颜查散的事——没办法,颜查散自成了包拯学生之后被刺率也在逐步上升,白五爷都很好奇这呆子究竟惹了何方妖孽,能被悬赏千两黄金。

  展昭听了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说五弟一路小心,保不准这次又有人来刺杀。

  ——他又知道了。

  白玉堂心中郁结,难道这人真是自己灵魂伴侣不成?想起手腕上的印记,心道这猫做酒友尚可,灵魂伴侣……算了吧。

  一路平安暂且不提,单说一日入夜,忽有刺客闯入官府,意欲刺杀颜查散,白玉堂拔刀应战,刀剑相碰,白玉堂不由一惊,

  ——刺客使得,好似湛卢!

  江湖人尽皆知,湛卢是丁家的传家宝,这代归了双侠之妹丁月华,而丁月华年前出嫁,这把湛卢倒还留在丁家。

  白玉堂思绪纷飞,手中刀却没慢下半分,一路追着刺客出了官府,待追到一树林里时忽然觉得不对,怕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正欲脱身,忽然听见一声,“哎呦,巧了,五弟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展昭,此时语调虽带着笑,手中巨阙却也没停过,隐隐看见几个黑衣人,和那刺客像是一伙。

  一时间只听得刀剑划破空气的暴鸣,龙雀巨阙各显其能,只一会白玉堂与展昭背靠背站稳,看向周围几人。

  “是湛卢?”白玉堂低声问道。

  “是,丁家一定出事了。”展昭同样低声回道,手腕一抖,又朗声道,“尔等宵小,胆敢行刺朝廷大员!还不报上名来!”

  “吾等可是为两位而来,”拿着湛卢的黑衣人冷声道,“交出清明,饶你们不死!”

  白玉堂只觉背后人一僵,听见展昭无奈叹道:“是我连累五弟了。”

  “是什么?”

  “待此事了结,愚兄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展昭说完将巨阙插回剑鞘,竟然又拔出一剑。

  “清明在此。”

  霎时间展昭动了,快如一阵风,轻似一只燕,白玉堂无暇叫好,提着龙雀也卷进战局。

  世人只知猫鼠相争互不两立,却忘了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两人一剑一刀,一来一往,皆是往日里攒下的默契,毫无破绽可寻,稍弱的被甩出几丈之外,剩余的围成阵势,欲将两人困死。

  展昭与白玉堂眼神交错,脚步不停,只一转身,只见白玉堂忽然掷刀,一闪身竟是拔出巨阙!几人一个愣神,不是被刀剑所伤就是中了南侠的袖箭。其中一人眼瞧着要败,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发出十几枚飞镖,又拔出匕首,直直的奔向白玉堂!

  “展昭——!”

  飞蝗石打过,白玉堂飞身上前,只见展昭用剑指着首领,语调冷涩不似平日,“谁派你们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当年的事,还有谁活着呢?哈哈哈哈……呃……”笑容僵硬在脸上,嘴角留下几行血迹,极其骇然。

  “展昭!你怎么样了?”白玉堂顾不得其他,正要拽过展昭瞧个明白,却被摁住,展昭笑道:“不碍事,还是快些回去吧,不然颜大人又要睡不着了。”

  “我看是公孙先生又要被你气醒了!”白玉堂嘟囔着,拾了龙雀,又捡起一只飞镖,两人扶持着赶回去。

  白玉堂托了下人回颜查散那报平安,自己坚持看着展昭——展昭被毒匕首伤了胳膊,这里终究有他白玉堂的缘故。公孙策脸色阴沉,说展大人果然不负御猫之名存着九条命,下次可是想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展昭只能低头苦笑,连称不敢。待公孙策走了才松口气,对白玉堂抱怨道不过小伤尔尔,哪有这般严重。又向白玉堂借飞镖一看。

  白玉堂从怀里拿出了飞镖,两人借着灯光一瞧,具是沉了脸色。

  这飞镖的主人,是万影无踪客,

  ——如今,这人正效命于,襄阳王,赵爵!

  ——TBC——

  阴谋让我酝酿酝酿(°ー°〃)

 

  狗血的毫无道理(´-ι_-`)

  慕容就是白大哥的灵魂伴侣•﹏•是不是有点失望QAQ因为我写的很绝望(╥_╥)

  人物全线崩盘我也很绝望啊(。•́︿•̀。)

  求小红心和评论Õ_Õ写的不好的地方一定要指出来QAQ

 

  么么哒٩(๛ ˘ ³˘)۶❤